古诗词 文言文 现代诗 外国诗 鉴赏集 作者 名句

赠黄朝议

刘攽

黄公八十健精神,远近推为五福身。樽酒不曾轻贱士,炉丹时复遇幽人。

晚夸乡里拖金紫,早见儿孙列搢绅。一事世儒难学处,弟兄归老乐相亲。

0

阿鲁台受封后遣其幼子入侍

王英

远分符券册天骄,恩似春阳及草苗。

虏骑万人先纳款,胡儿十岁也归朝。

旧垂髽髻缠番锦,新赐珠缨珥汉貂。

暗想黄云沙碛里,托身何幸到青霄。

0

秋气篇

徐祯卿

边城秋气肃,夜惨角声长。

废草烟中绿,寒云塞上黄。

万里警烽火,十载忆河梁。

闻砧俱掩泣,见月共愁乡。

亦有观津妇,仍闻洛下妆。

啼粉生阴藓,孤衾恋故香。

当窗工织素,织指怯缝裳。

络纬萧萧雨,蒹葭夜夜霜。

镜尘深一尺,书泪漫千行。

妾心岂畏晚,思君诚可伤。

0

南山之田赠王介甫

王令

南山之田兮,谁为而芜。

南山之人兮,谁教堕且。

来者何为,而往者谁趾。

草漫靡兮,不种何自。

始吾往兮无耜,吾将归兮客吾止。

要以田兮寄我治,我耕浅兮谷不遂。

耕之深兮石挠吾耒,吾耒挠兮耕嗟难。

雨专水兮日专旱,借不然兮颖以秀。

螟悬心兮螣开口,我虽力兮功何有。

然不可以已兮,时宁我违而我无时负。

0

满江红 除夕书怀

黄绮

终似儿童,廿年来、梦争梨栗。算只愧、相如久渴,且浇春碧。

万里离怀珍岁月,一身寒骨佳眠食。任无成、书剑负初衷,群英集。

谐辞韵,听歌拍。擎华烛,亲颜色。怪千年遗恨,都归今夕。

惜取眼前如此耳,欲图物外应难必。又多情、雪夜寄相思,梅花白。

0

题叶靖逸东庵

周端臣

一庵自隐古城边,不是山林不市廛。落月半窗霜满屋,卧听宰相去朝天。

0

下第再过崔邵池阳居

马戴

岂无故乡路,路远未成归。关内相知少,海边来信稀。

离云空石穴,芳草偃郊扉。谢子一留宿,此心聊息机。

0

云安

李群玉

滩恶黄牛吼,城孤白帝秋。水寒巴字急,歌迥竹枝愁。

树暗荆王馆,云昏蜀客舟。瑶姬不可见,行雨在高丘。

0

浮云

近现代:戈麦
仰望晴空,五月的晴空,麦垛的晴空
天空中光的十字,白虎在天空漫游
宗教在天空漫游,虎的额头向大地闪亮
额头上的王字向大地闪亮

恒河之水在天上漂,沙粒臻露锋芒
黑色的披风,黑色的星,圆木沉实而雄壮
一只白象迎面而来,像南亚的荷花
荷叶围困池水,池水行在天

遗忘之声落落寡欢,背着两只大脑
一只是爱琴海的阳光,一只是犹太的王
良知的手仅仅托住一只废黜的大脑
失恋的脑,王位与圣杯在森林中游荡

云朵是一群群走过呵,向西,向海洋
在公主的坟头,在死者的鼻梁
一名法官安坐其上,他的胡须安坐其上
一只牧羊犬悔恨地投诉泪水的故乡

泪水的故乡,泪水之涨也是心愿之乡
心愿在河上摆渡,不能说生活是妄想
遗忘的摇篮,遗忘的谷仓
一个秃头的儿子伫立河上,秃头闪闪发亮
0

贝壳

近现代:童蔚
海浪当你像一排绵羊胆怯地站立起
在搭乘海船的瞬间
又像剃光了卷发的羔羊潜返回海底
 
海里有沙,沙里有贝壳
它们张开了眼
与我一同观赏
 
每一回,与贝壳分享
每一夜,浸湿的月光
极薄的,陡峭的,贴在冰冷的脸颊
 
而一只抛入海水的瓶子
没有,没有人知道它想去哪里
四处漂流却隔绝着什么
 
在岸上……幻觉……有时候
游向再度晕眩的海
那贝壳就像一颗心胆怯地站立起
 
当它离去的瞬间,我看见
海贝就像那等待剖光的作品
发出绝望的乞求:
“将我潜返至海底
并且——带上一颗濒死的
心,那共有的凹陷——要共诉。”
0

穷人的耐性

近现代:刘川
穷人的耐性,用两枚鸟蛋
去抵抗鸟笼
那一座幼儿园去对付所有的墓地

他们劳动,咳嗽,把脊背弯曲
抬头看一眼远近的山峦,听一听
雾霭中松树发出的啸声,
把种子洒在岩石上面
把火柴带进夜。

节省肚皮和欲念,吃最少限度的烤土豆
把土豆芽留在田垄;
在废墟上生儿育女,用一对双胞胎
去面对贫困与温疫
直到大地的弧线在黎明变得蔚蓝
穷人的耐性,用一根结实的棕绳
捆了十冬的劈柴
而不去上吊;
用歌唱融化冰封的耳朵而不走开
用大地迎接一切失败
用棺材等回全部背叛的儿孙。

而面对恶狗的牙齿,一把猎枪在生锈前
吐出了最后一颗子弹!
0

木偶的贞操

近现代:默默
漫长的冬天继续着丧失风度的缩影
雪型的脸,陷阱的眼神,冰窟的对话
零下三十度的呼吸,三十岁活透了自己
天不高,云不淡,心不平,神不宁
脚印的方向指示着共同的坟墓
梅花的微笑隐隐约约
啊,隐隐约约,木偶的贞操

都是死,展开着无边的毁灭
今冬留了一头灰烬一样的发式
追忆燃烧,冰雕的城市接受寒风的鼓励
全球的寒风代替天籁
疯狂的天书翻阅者,恭敬的抄袭者
重回圣母的子宫,克制着挣扎
啊,重回了,拒绝再生

季节的系统故障,冬天的暴政
天堂为另一个盗火者庆功
睁着胭脂的眼睛,彼此为彼此化妆
都习惯在任何场合认错亲爱的女友
以考古的心情倾听彼此对彼此的倾诉
集体的举手投足拨弹罕见的古筝
啊,罕见了,人人的风度

接受了,放弃了,木偶的贞操
沉甸甸了,可鄙的沉默
冻红的手拍不响一个时代的掌声
0

献给如月的四首小诗

近现代:刘脏

献给如月的四首小诗

1。《砸玻璃》

这一夜对我很重要
我看见过去的孩子
穿现在的衣服

蝴蝶长草
老树发芽
五岁的小孩儿呀
统统发呆

这一夜
对我很重要
一个人从远方来
她用无数的蜘蛛
走路
她要给我跳舞

穿现在的衣服 2。《如月是苹果的孩子》

1

如月如月
如月不是你能叫的

你叫苹果的孩子
你的怀中藏有虫牙

2

裙子缩水
隔一天打个电话

孔雀跳舞
青蛙跳七跳八

3

坐得端正
答案是道洁净的锅

在锅里炒菜
在碗沿上等客人来

4

你是苹果的孩子
每一天长些本事

如月不是你能叫的
你是苹果的孩子 3。《小人书》

1

新鲜的果汁
给你绿胃口

讲给你的故事
也是绿色的

2

地板洗刷干净
桌椅各自分开

和手指玩捉迷藏
我不要听你哭

3

闭上眼睛
穿布鞋

鞋带系在树梢上
你会很快长高
 

 

4。遮太阳
 
这是你的手
另一只也是你的
粗糙的是我的手
焦黑的还是我的
 
你看这些
爱睡觉的小兽
长着獠牙
被我们举过头顶  
 
 

0

你从我的手中滑掉得多么快呀

克维多
你从我的手中滑掉得多么快呀!
啊,你溜走得多快呀,我生命的岁月时光!
冷酷的死神啊,你踏着悄无声息的脚步,
使所有的人和事都变得平等一样!

朝气勃勃的青春信赖虚弱的土墙,
你却凶猛地翻墙而入往里闯,
在最后一天我的心早就等待着
你那看不见的翅膀的飞翔。

啊,难免一死的本质!啊,艰难的命运!
不付出获得死亡的寄宿费
我竟不能对明天的生活抱有希望!

人类生活的每一瞬间
都是强制执行的传票,
它警告我:生命多么脆弱,可怜和虚妄。
            张清瑶译
0

索因卡

夜,你的手沉重地放在我的眉际

我没有云朵般水银的心脏,敢于承受

因你微妙的挤压而加重的痛苦。

 

作为蛤蜊的女人,在海面上的一轮新月下

我看见你忌妒的眼神扑灭了海水的

磷光,在波浪持续的脉动中

 

舞蹈,我伫立,向外流淌

屈从如沙滩,血水与咸涩的海水

浸入根茎。夜,你穿过浓密的

 

叶簇,如雨撒下锯齿状的影子

直到,在你温水如注、布满斑痕的窝穴中洗浴

名声使我痛苦、冷漠、一言不发,犹如夜间的

窃贼。

 

藏起我吧,当夜晚孩子们出没于这片土地

我必然听不见一切声音!这些朦胧的呼唤却依然会

剥光我的衣服;一丝不挂,无人理会,在夜

这喑哑的分娩时刻。

 

(马高明 译)

0

给我说明,恋人

巴赫曼
你的帽子轻轻地掀起,向人致敬,在风中飘荡,
你那露出的头发使白云迷恋,
你的心别有留恋的地方,
你的嘴摄取新的语言,
数珠茅在国内不断滋蔓,
夏天吹开了翠菊花,又把它吹散,
看不清雪片似的花瓣,你抬起你的脸,
你笑着,哭着,你自取灭亡,
你还会出现什么情况——

给我说明,恋人!

孔雀,在严肃的惊奇之下开屏,
鸽子掀起它颈部的羽毛,
大气弥漫,充满咕咕的啼声,
雄鸭在叫,整个大地
吸取遍野的蜜,在平静的公园里,
每一个花坛也镶起金色的花粉边。

鱼儿发红,超越过鱼群,
穿过洞窟冲进珊瑚床。
蝎子合着银沙的音乐胆怯地跳跃。
甲虫很远地嗅到最漂亮的雌虫,
我如有它的心情,我也会感到,
在全甲之下闪着羽翼的光辉,
向着遥远的草莓丛中飞去!

给我说明,恋人!

水有谈话的本领,
水波和水波携手同行,
葡萄山上的葡萄长大而跳落。
蜗牛坦坦荡荡地从壳中爬出!

一块石头也会感动另一块石头!
恋人,我无法说明的,请给我说明,
我应当让这短促的恐怖的时间
只跟思想交往而且孤零零地
对爱情不识不知,也毫无爱的行动?
人不能脱离思想?他不会怅然如有所失了

你说:有另一种精神指望着他……
什么也不必对我说明。我看到火精
在一切火焰中来去。
没有恐怖侵袭他,他也毫无所苦。
0

二十首情诗和一首绝望的歌(选十

聂鲁达

1

 

 

我们甚至遗失了暮色。

没有人看见我们今晚手牵手

而蓝色的夜落在世上。

 

我从窗口看到

远处山颠日落的盛会。

 

有时一片太阳

象硬币在我手中燃烧。

 

我记得你,我的心灵攥在

你熟知的悲伤里。

 

你那时在哪里?

还有谁在?

说了什么?

 

为什么整个爱情突然降临

正当我悲伤,感到你在远方?

 

摔落了总在暮色中摊开的书本

我的披肩卷在脚边,象只打伤的狗。

 

永远,永远,你退入夜晚

向着暮色抹去雕像的地方。

 

 

程步奎 译

 

2

 

阳光用即将逝去的火焰将你遮笼。

你面色苍白、冥思苦索、忧心忡忡。

背向黄昏中古老的风车

它的绍膀在你的周围转动。

 

我的女友,沉默不语,

在这死亡的时刻孤孤零零

但又充满火的活力

将毁掉的日子纯洁地继承。

 

一束阳光落在你深色的衣裙。

突然从你的灵魂

长出黑夜的粗根,

你心中隐藏的事物重又表露

一个刚刚诞生、苍白、蓝色的村镇

便从你那里汲取养分。

 

啊,黑暗与光明交替的女仆,

伟大、丰满、像磁铁一样:

昂首挺立,使创造力如此兴旺——

落英缤纷又充满忧伤。

 

(赵振江 译)

 

4

 

 

如此你就听到

我说的话

时而微弱

象沙滩上海鸥的足迹。

 

项链,沉醉的钟声

从远处眺望我说的话。

更象是你的,而不是我的。

象常春藤爬上我旧日的苦难。

 

依旧爬上潮湿的墙壁。

你该挨骂,为你这种残忍的游戏。

他们逃出我黑暗的巢穴。

你充满一切,充满一切。

 

从前,他们占据你占有的岑寂,

他们比你更熟悉我的悲戚。

 

现在,我要他们告诉你,

要你听,要你听我细诉。

 

痛苦的风拖着他们,一如往日。

有时依然被梦寐的飓风打翻。

在我痛苦的声音里,你听到别的声音。

 

老迈的嘴在哀叹,陈旧的乞求在流血。

爱我,伴侣。别背弃我,跟着我。

跟着我,伴侣,在痛苦的波涛上。

 

可是我的话沾染着你的爱。

你占有一切,占有一切。

我把他们编成一条无尽的项链

为了你白皙的手,柔腻如葡萄。

 

程步奎 译

6

 

我记得你去秋的神情。

你戴着灰贝雷帽 心绪平静。

黄昏的火苗在你眼中闪耀。

树叶在你心灵的水面飘落。

 

你象藤枝偎依在我的怀里

叶子倾听你缓慢安祥的声音。

迷惘的篝火 我的渴望在燃烧。

甜蜜的蓝风信子在我的心灵盘绕。

 

我感到你的眼睛在漫游 秋天很遥远;

灰色的贝雷帽 呢喃的鸟语 宁静的心房

那是我深切渴望飞向的地方

我快乐的亲吻灼热地印上。

 

在船上了望天空 从山岗远眺田野。

你的回忆是亮光 是烟云 是一池静水!

傍晚的红霞在你眼睛深处燃烧。

秋天的枯叶在你心灵里旋舞。

 

(王永年 译)

 

9

 

倚入午后,我撒下悲伤的网

向着你海洋的眼睛。

 

在那烈火中,我的孤独拉长而且燃烧,

手臂扭动,象是淹死在水中。

 

我放出红色信号,穿过你迷离的

眼睛,象灯塔附近移动的海洋。

 

你只拥有黑暗,我遥远的女人,

从你那里,有时浮出可怕的海岸。

 

倚入午后,我撒下悲伤的网

向着拍击你海洋的眼睛的大海。

 

夜晚的鸟群剥啄初升的星子

闪烁如我爱你之时的心灵。

 

夜晚在朦胧的牝马之上奔驰

在大地上蜕落着蓝色的缨繸。

 

程步奎 译

 

 

10

 

 

白蜜蜂,在我陶醉于蜜中的心灵嗡嗡,

你在烟雾纠缦之中盘旋飞翔。

 

我是没有希望的人,没有回音的话,

丧失了一切,又拥有一切。

 

最后的锚链,我最后的慕恋为你吱嘎作响。

在我荒凉的土地上,你是最后的玫瑰。

 

啊沉默的你!

 

闭上你深邃的眼睛,夜在其中鼓翼。

啊你的身体,受惊的塑像,一丝不挂。

 

你深邃的眼睛,夜在其中打谷。

花朵的冰凉手臂与满膝的玫瑰。

 

啊沉默的你!

 

这是你所不在的孤独。

落雨。海风追逐着迷途的海鸥。

 

流水赤脚走过湿透的街道。

树叶象是病了,在树上抱怨。

 

白蜜蜂,即使你走了,还在我心中嗡嗡。

你在时光中再生,苗条又沉默。

 

啊沉默的你!

 

程步奎 译

 

 

13

 

 

女人的身躯啊,洁白的山峰,洁白的腿,

你像一个世界,躺着委身于我。

我粗壮的农夫的身体开垦你

并使儿子从大地深处坠地。

 

我仅仅是个通道,鸟儿们从我身上飞出,

夜用它压倒一切的力量淹没了我。

为生存下去我锻造你像锻造一支武器,

像我弓上的箭,像我弹弓上的石。

 

最猛烈的时刻来了!而我爱你。

你的肌肤,你的毛发,你的焦渴而坚实的乳房。

哦,那酒盅般的双乳!哦,那动情的双目。

哦,那玫瑰般的腹部!哦,你的喘气,低沉而又悲伤!

 

我的女人的身躯啊,我要你永远优美。

我的渴望,我的无边的欲望,我那来回摆动的道路。

我那永恒的焦渴流淌的黑色河床

和我那随之而来的疲倦,我的无限的疼痛。

 

沈睿 译

 

 

14

 

 

每日你与宇宙的光一起游戏。

娴雅的客人,你与鲜花和流水共临。

你远胜我紧紧捧住的,每天,在我手间,

一束花中的每朵白色的花蕾。

 

自从我爱上你,你就与众不同。

让我把你撒在黄色的花环中。

谁在南方的群星中用烟云的字母写下你的名字?

 

啊,让我记住你存在之前的你吧。

 

突然大风狂吼敲打我紧闭的窗口。

天空是一张网填塞虚幻的鱼。

八方的风从这里出发,或早或晚,所有的风。

 

雨脱下了她的衣裳。

鸟儿们掠过,逃跑般地。

风啊,风。

我孤独一人能对抗男人们的力量。

风暴卷起黑色的树叶

翻散了昨夜停泊在天空里的所有的船。

 

你在这里。啊,你没逃开。

你将回答我的最后的哭喊。

环抱住我吧好像你真的害怕。

即使如此,一道阴影仍掠过你的双眼。

 

现在,就是现在,小宝贝,你把忍冬花带给了我。

 

你的乳房甚至散发着她的芬芳。

当凄厉的风去追杀蝴蝶时

我爱你,我的幸福咬住你嘴唇的红樱。

 

适应我会使你遭受多少痛苦,

我的粗野的,孤独的心灵,我那令人逃避的名字。

多少次我们注视着晨星的燃烧,亲吻着我们的眼睛。

 

我们头顶上灰色的光芒散开它旋转的扇。

 

我的词语雨一样地落向你,敲击你。

许久以来我一直爱着你闪烁着珍珠光泽的身体。

 

我甚至相信你是宇宙的主人。

我将从群山中带给你幸福的花,蓝色的风铃花,

黑色的榛子,和一篮篮淳朴的吻。

我要

在你身上去做春天在樱桃树上做的事。

 

沈睿 译

 

15

 

你沉默不语我更喜爱,象你不在我眼前,

你远远倾听我的动静,我的声音却追不上你,

仿佛你的眼光已经离去,

仿佛一个甜吻把你嘴唇封闭。

 

一切一切,浸透我的心灵,

你从中浮现,跟我心心相印。

梦幻的蝴蝶,仿佛你就是这个字:忧伤,

仿佛你就是我的灵魂。

 

你沉默不语又遥遥在望,我更喜爱,

柔声细语的蝴蝶,你像倾诉怨艾,

你远远倾听我的动静,我的声音却追不上你,

请让我随同你的沉默不言不语。

 

请让我也怀着你那种沉默向你诉说衷情。

它像灯光一样明亮,像戒指一般俭朴。

你仿佛夜晚一样,沉静又密布繁星。

你的沉默有如星星,遥远而又沉静。

 

你沉默不语我更喜爱,像你不在我眼前,

你遥远而又痛苦,仿佛已经死别,

那你再说一句话,再露一次笑,我就满足,

我很高兴,高兴这绝非永诀。

 

(林一安 译)

 

17

 

 

思念的,纠缠的阴影在深邃的孤寂中。

你在远方,噢,比谁都远。

思念的,无拘无束的鸟群,消溶的形象,

掩埋的灯。

 

雾霭的钟楼,在多么远的远方!

窒闷的哀叹,辗转的朦胧希望

沉默寡言的磨坊,

黑夜落向你,面庞向下,远离城厢。

 

你从外地来,陌生得象件物品。

我思索,探寻广袤,生命在你之前。

我的生命置于任何人之前,我艰辛的生命。

 

面向大海放声长啸,在岩石之间,

自由奔放,疯狂,在海浪之中。

悲伤的怒潮,啸声,海的孤寂。

奋勇直前,暴烈地伸展向天空。

 

你女人,你是什么?什么光,什么风信

在广阔中扇动?你的过去象现在一样遥远。

森林大火!燃烧着蓝色的十字架。

燃烧,燃烧,火焰扬起,火花挂在光辉的树上。

 

垮下来,噼啪作响。火,火。

我的心灵舞动,憔悴于火的发鬈。

谁在呼唤?什么样的沉默塞满了回音?

 

怀旧的时刻,幸福的时刻,孤寂的时刻。

我的时刻在这一切之中!

风唱着歌,窜过狩猎的号角。

泫然欲泣的热情缠紧我的身体。

 

所有根脉的摇撼,

所有波涛的攻击!

我的心灵在游荡,快乐,悲伤,绵绵不尽。

思念的,掩埋在灯的深邃的孤寂之中。

 

你是谁?你是谁?

 

程步奎 译

 

20

 

今夜我能写出最悲凉的诗句。

 

比如写:“夜晚繁星满天,

蓝色的星星在远处打着寒战。”

 

夜风在天空中回荡和歌唱。

 

今夜我能写出最悲凉的诗句。

从前我爱过她, 她有时也爱过我。

 

在那些今宵似的良夜我曾把她搂在怀里。

在无边的天空下,一遍一遍地亲吻。

 

从前她爱过我, 有时我也爱过她。

她那双出神的大眼睛叫我怎么能够不喜欢。

 

今夜我能写出最悲凉的诗句。

想到我失去了伊人,感到她已离去。

 

我倾听着辽阔的夜,失去她而更加辽阔的夜。

诗句跌落在心里仿佛露水降落在草地。

 

我的爱情未能把她留住那有什么关系。

夜晚星斗满天,而她没有和我在一起。

 

这就是一切,有人在远方歌唱。在远方。

失去了她,我心灵中一片惆怅。

 

仿佛为了走近她,我的目光把她寻找。

我的心在寻找,而她没有和我在一起。

 

同样的夜晚,依然是那些绿树披着银装。

我们,当时的情侣,此刻已不再一样。

 

不错,我不再爱她,但我对她曾何等迷恋。

我的声音曾寻找清风,好随之传到她的身边。

 

别人的了。她将属于别人。就像从前属于我的双唇。

她的声音,她那明净的身体,那深邃的眼睛。

 

是的,我已不再爱她,但也许我还爱她。

相爱是那么短暂,负心却如此久长。

 

因为在那些今宵似的良夜我曾把她搂在怀里,

失去了她,我心灵中一片惆怅。

 

虽然这是她带给我的最后的痛苦,

而这些也许就是我写给她的最后的诗句。

 

(江志方 译)

 

21 绝望的歌

 

 

在我置身的黑夜浮现了对你的记忆。

河流把它持续的悲叹连给大海。

 

仿佛曙光里的码头一样被抛弃。

是离去的时刻了,被抛弃的人啊!

 

寒冷的花冠如雨般地落到我的心上。

瓦砾的沟壑啊,灾难的凶恶巢穴!

 

在你这里,战争和飞翔积聚集结。

在你这里,振起诗歌的鸟儿的羽翼。

 

你吞没了一切,如同遥远,如同海洋

如同时间。你这里一切都是灾难!

 

这是进攻和接吻的快乐时刻。

惊讶发呆的时刻,点燃着犹如一盏灯。

 

舵手的焦急,盲目潜水者的恼怒,

爱情的混沌陶醉,你这里一切都是灾难!

 

在迷惘的童年,我的灵魂扑翅而受伤。

无可救药的探索者,你这里一切都是灾难!

 

你纠缠住痛苦,你紧抓着欲望,

忧愁把你摔倒,你这里一切都是灾难!

 

我使阴影的高墙后退,

从欲望从行动那里走得更远。

 

血肉啊,我的血肉,我爱过而又失去的女人,

在这个潮湿的时刻,我向你召唤,为你作歌。

 

如同一只杯子你包容着无限的柔情,

而无尽的遗忘把你打碎如同一只杯子。

 

那是岛屿上的乌黑乌黑的孤寂,

在那里,爱情的女人,你的双臂搂住了我。

 

那是干渴和饥饿,而你就是水果。

那是痛苦和毁灭,而你就是奇迹。

 

女人啊,我不知道你怎么能够容纳我

在你灵魂的土地上,在你双臂的交抱里!

 

我对你的欲望是最可怕最短促,

最起伏最迷醉,最紧张最贪婪。

 

亲吻的墓地,尽管你的坟上有火,

尽管鸟儿啄着的葡萄串在燃烧。

 

咬啮的嘴巴啊,吻着的四肢啊,

饥饿的牙齿啊,交缠的躯体啊。

 

希望和力气的疯狂交会啊,

我们在其中连结,我们在其中绝望。

 

而柔情,轻微得如流水如粉末。

而语言,几乎刚刚在嘴唇上开始。

 

这就是我的命运,我的渴望在它上面航行,

我的渴望在它上面坠落,你这里一切都是灾难!

 

啊,瓦砾的沟壑,一切在你这里坠落,

什么痛苦你不挤压,什么波浪不把你淹没?

 

从浪尖到浪尖你仍然在呼唤在歌唱。

站在一艘船的船艏,犹如一名水手。

 

你在歌唱时仍然开花,你在激流中仍然破碎。

瓦砾的沟壑啊,痛苦的张开大口的深井。

 

苍白盲目的潜水者,命运不济的投石手,

迷失方向的探索者,你这里一切都是灾难!

 

是离去的时刻了,严酷而寒冷的时刻

黑夜主宰着的一切时刻。

 

大海咆哮的腰带环绕着海岸。

寒星渐渐升起,黑鸟纷纷迁徙。

 

仿佛曙光里被抛弃的码头,

只有颤抖的阴影在我的手里揉搓。

 

啊,远离一切吧。啊,远离一切。

是离去的时刻了。被抛弃的人啊!

 

王央乐 译

0

写作的喜悦

辛波丝卡

被书写的母鹿穿过被书写的森林奔向何方?

是到复写纸般复印她那温驯小嘴的

被书写的水边饮水吗?

她为何抬起头来,听到了什么声音吗?

她用向真理借来的四只脆弱的腿平衡着身子,

在我手指下方竖起耳朵。

寂静——这个词也沙沙作响行过纸张

并且分开

“森林”这个词所萌生的枝桠。

 

埋伏在白纸上方伺机而跃的

是那些随意组合的字母,

团团相围的句子,

使之欲逃无路。

一滴墨水里包藏着为数甚伙的

猎人,眯着眼睛,

准备扑向倾斜的笔,

包围母鹿,瞄准好他们的枪。

他们忘了这幷非真实人生。

另有法令,白纸黑字,统领此地。

一瞬间可以随我所愿尽情延续,

可以,如果我愿意,切分成许多微小的永恒

布满暂停飞行的子弹。

除非我发号施令,这里永不会有事情发生。

没有叶子会违背我的旨意飘落,

没有草叶敢在蹄的句点下自行弯身。

 

那么是否真有这么一个

由我统治、唯我独尊的世界?

真有让我以符号的锁链捆住的时间?

真有永远听命于我的存在?

写作的喜悦。

保存的力量。

人类之手的复仇。

陈黎 张芬龄 译

0
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