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诗词 文言文 现代诗 外国诗 鉴赏集 作者 名句

形而上的学校

查尔斯·西米克
刽子手恰巧向我解释
他的表如何工作
当他在街头遮住我的时候。
我喊他是因为他板着脸而又爱管闲事
并穿着黑衣服。

教堂塔楼上的钟
停在十点五十五。
晨报上没有日期。
拐角处的灰色建筑
或许是一支固态的钢笔,

然后他向我亮出他的表
那哥特式的数字
指针全无
他要我正确理解
其时其地。
158

一切都已结束

普希金
一切都已结束,不再藕断丝连。
我最后一次拥抱你的双膝,
说出这令人心碎的话语,
一切都已结束——回答我已听见。
我不愿再把你苦追苦恋,
我不愿再一次把自己欺诳;
也许,往事终将被我遗忘,
我此生与爱情再也无缘。
你年纪轻轻,心地纯真,
还会有许多人对你钟情。
2

倾听

葛瑞夫

苦难即将走到尽头,在声音中剥落

发出的声响,以缓慢、稳定的顺序,渐进到不再扯

入从前的事情,也不再挑激未来之事,

伸出头:不去听它,去倾听。

166

当你老了

叶芝
当你老了,头白了,睡意昏沉,
炉火旁打盹,请取下这部诗歌,
慢慢读,回想你过去眼神的柔和,
回想它们昔日浓重的阴影;
多少人爱你青春欢畅的时辰,
爱慕你的美丽,假意或真心,
只有一个人爱你那朝圣者的灵魂,
爱你衰老了的脸上痛苦的皱纹;
垂下头来,在红光闪耀的炉子旁,
凄然地轻轻诉说那爱情的消逝,
在头顶的山上它缓缓踱着步子,
在一群星星中间隐藏着脸庞。
32

如果

吉皮乌斯

如果你不喜欢雪,

如果雪里没有火,――

那你就干脆别爱我,

如果你不喜欢雪。

 

如果你不是我――

那我们就看不见他的脸,

他也就不会把我们结成一个圆,

如果你不是我。

 

如果我不是你,――

我会无影无踪化作云气,

宛如哗哗的小溪,

如果我不是你。

 

如果我们不在一起,

在他身上结为一体,

构成一条链,一环套一环,

如果我们未能和他结为一体,――

 

也就是说,这事不能急,

也就是说,我们的一切还未被注定,

我们身上闪烁的是他的火,

要在地上的他身上复活·····

 

1905年

162

随时间而来的真理

叶芝
虽然枝条很多,根却只有一条;
穿过我青春的所有说谎的日子
我在阳光下抖掉我的枝叶和花朵;
现在我可以枯萎而进入真理。
3

白鸟

叶芝
亲爱的,但愿我们是浪尖上一双白鸟!
流星尚未陨逝,我们已厌倦了它的闪耀;
天边低悬,晨光里那颗蓝星的幽光
唤醒了你我心中,一缕不死的忧伤。

露湿的百合、玫瑰梦里逸出一丝困倦;
呵,亲爱的,可别梦那流星的闪耀,
也别梦那蓝星的幽光在滴露中低徊:
但愿我们化作浪尖上的白鸟:我和你!
 
我心头萦绕着无数岛屿和丹南湖滨,
在那里岁月会以遗忘我们,悲哀不再来临;
转瞬就会远离玫瑰、百合和星光的侵蚀,
只要我们是双白鸟,亲爱的,出没在浪花里!
3

光的到来

马克·斯特兰德
纵然这一切姗姗来迟:
爱的到来,光的到来。
你醒了,蜡烛也仿佛不点自明,
星星集聚,美梦涌入你的枕头,
升起一束束温馨的花香。
纵然迟到,周身的骨头照样光彩熠熠
而明日的尘埃闪耀着进入呼吸。
4

致大海

普希金
再见了,奔放不羁的大海!
这是你最后一次在我面前,
翻滚着蔚蓝色的波浪,
和闪耀着娇美的容光。
像是友人的哀伤的怨诉,
像是他分手时的声声召唤,
你忧郁的喧响,你的急呼,
最后一次在我耳边回旋。
我的心灵所向往的地方!
多少次在你的岸边漫步,
我独自静静地沉思,徬徨,
为夙愿难偿而满怀愁苦!
我多么爱你的余音缭绕,
那低沉的音调,深渊之声,
还有你黄昏时分的寂寥,
和你那变幻莫测的激情。
打鱼人的温顺的风帆,
全凭着你的意旨保护,
大胆地掠过你波涛的峰峦,
而当你怒气冲冲,难以制服,
就会沉没多少渔船。
呵,我怎能抛开不顾
你孤寂的岿然不动的海岸,
我满怀欣喜向你祝福:
愿我诗情的滚滚巨澜
穿越你的波峰浪谷!
你期待,你召唤——我却被束缚;
我心灵的挣扎也是枉然;
为那强烈的激情所迷惑,
我只得停留在你的岸边……
惋惜什么呢?如今哪儿是我
热烈向往、无牵无挂的道路?
在你的浩瀚中有一个处所
能使我沉睡的心灵复苏。
一面峭壁,一座光荣的坟茔……
在那儿,多少珍贵的思念
沉浸在无限凄凉的梦境;
拿破仑就是在那儿长眠。
他在那儿的苦难中安息。
紧跟他身后,另一个天才,
像滚滚雷霆,离我们飞驰而去,
我们思想的另一位主宰。
他长逝了,自由失声哭泣,
他给世界留下了自己的桂冠。
汹涌奔腾吧,掀起狂风暴雨:
大海呵,他生前曾把你礼赞!
你的形象在他身上体现,
他身上凝结着你的精神,
像你一样,磅礴、忧郁、深远,
像你一样,顽强而又坚韧。
大海啊,世界一片虚空…………
现在你要把我引向何处?
人间到处都是相同的命运:
哪儿有幸福,哪儿就有人占有,
不是教育,就是暴君。
再见吧,大海!你的雄伟壮丽,
我将深深地铭记在心;
你那薄暮时分的絮语,
我将久久地,久久地聆听……
你的形象充满了我的心坎,
向着丛林和静谧的蛮荒,
我将带走你的岩石,你的港湾,
你的声浪,你的水影波光。
5

逝去的爱

叶芝

素手纤纤,温柔的发卷,

我有一位美丽的女友。

想来那悠远的绝望

将在新的爱情里终结。

但有天,她窥见了我的深心,

见你的影像,依旧潜藏,

她便走了,带着满脸的泪痕。

12

共餐

李立扬

蒸笼里有一条鳟鱼

用姜丝,两根嫩葱,

以及麻油作料。

我们要拿它来当中饭,

兄弟,姐妹,我的母亲

她将尝鱼头上最鲜美的肉,

用手指头灵巧地夹着,像

几个礼拜前我父亲的样子。

后来他躺下去睡觉

如一条覆雪的路弯弯曲曲

穿过比他还老的松树,

没有行人,却不孤寂。

 

(非马 译)

0

献给一个死去的姑娘

阿莱桑德雷

 

告诉我,告诉我你处女心中的秘密,

告诉我你葬身地下的秘密,

我要知道为什么你现在成了水,

是清新的河岸,那儿一些赤露的脚在用浪沫洗涤。

 

告诉我,为什么你披散的秀发上,

在你那受到爱抚的芳草上,

燃烧或安祥的太阳

在降下,滑落,爱抚,它抚摸着你,

有如一阵清风吹送着一只鸟儿或一只手。

 

告诉我,为什么你的心象一座纤小的丛林

在地下等待着不可能飞来的鸟儿,

这整个的歌儿在眼睛上面

在无声地经过时变出梦幻。

 

哦,你,歌儿啊,献给一个死去或活着的躯体,

献给在地下长眠的美人,

你歌唱石头的颜色,吻我嘴唇的颜色吧,

歌唱吧,就象珍珠母在睡觉或呼吸。

 

这个纤腰,这忧郁胸膛的微弱的容量,

这无视风儿的飘拂的卷发,这双只有寂静在荡漾的眼睛,

这些如同珍藏在象牙的牙齿,

这阵拂过枯草纹丝不动的微风……

 

哦,你,欢乐的天空,象浮云般移动,

哦,幸福的鸟儿,你在肩头微笑;

清新的泉水,潺潺流去,同月光一起把你缠绕,

柔软的草地,受爱慕的脚步在上面踩过。

 

 

(祝庆英 译)

0

阿惠雅尼阿九译

特拉特卡岑

阿惠雅尼,“快乐的人”,

她的身体发出欢乐,

她以肉体为生……

她站在那里,波浪一样摇摆;

她知道怎样打扮

才使每一寸肌肤都在诱拐……

她摆出花的姿式,

但不象花瓣那样静止……

也不知歇息。

她的心一直在飞,

她蝉翼般颤动的心一直在飞……

而她的双臂挥出多变的意象,

她的眼睛召唤。

这双眼睛在弯弓一样的睫毛下顾盼,

微笑,直到大声欢笑,

她的魅力就这样传达在空中。阿惠雅尼

 

阿惠雅尼,“快乐的人”,

她的身体发出欢乐,

她以肉体为生……

她站在那里,波浪一样摇摆;

她知道怎样打扮

才使每一寸肌肤都在诱拐……

她摆出花的姿式,

但不象花瓣那样静止……

也不知歇息。

她的心一直在飞,

她蝉翼般颤动的心一直在飞……

而她的双臂挥出多变的意象,

她的眼睛召唤。

这双眼睛在弯弓一样的睫毛下顾盼,

微笑,直到大声欢笑,

她的魅力就这样传达在空中。

0

短歌

雷尼埃
一支小小的芦苇于我已经足够
  使高耸的枝柯
  和整个草原
  和温馨的杨柳
  以及那爱唱歌的小溪嘘嘘作响,
一支小小的芦苇于我已经足够
  让舞林歌唱。

那些走过的人会听见这个声音
  在他们思想里薄暮时分
  在寂静里在大风里
  响亮或者消歇
  傍近或者遥远
那些走过的人,在他们思想中间
  侧耳谛听。从他们内心深处
  仍然还听得见,听见这个声音
  永远在歌唱。

  于我已经足够
用这支在爱神鉴影的泉水边沿
  采撷到的小小的芦苇
  (她容颜严肃,
  她在哭泣。)
使那些走过的人们悲伤落泪,
  草叶颤栗水也呜咽,
而我,轻轻地吹起一支芦苇
  让整个森林歌唱。
     《乡村迎神赛会》
            徐知免译
0

早餐

普莱维尔

他将咖啡

倒入杯中

他将牛奶

渗入那杯咖啡

他将糖

放入咖啡牛奶中

他用小汤匙

搅动

他喝下那杯咖啡牛奶

而后放下杯子

没跟我说句话

他点燃

一根香烟

他用烟

吹起烟圈

他把烟灰

弹进烟灰缸

没跟我说句话

没看我一眼

他站起

把帽子

戴在他的头上

他穿上

他的雨衣

因雨正下着

而后他走了

在雨中

没说一句话

没看我一眼

我用手

掩住我的头

我哭起来。

0

给大卫 关于他的教育

奈莫洛夫

世界充满了最难以看见的事物,

没一点办法,只有把思想的眼睛

或鼻子,放到一本书中,去发现它们,

比如,埃佛勒斯峰的平方根

或者拜伦去了多少次德克萨斯,

或者是否驱逐法能应用于

多岩石的西部。因为这些

和相关的原因,你得去学校

研究书本,倾听讲给你的一切,

有时还要试着记住。尽管我不知道

你用柏拉图共和国的

年降雨量,或者“蚯蚓的日常饮食”的

卡路里含量去干什么,这样的东西据说

对你有益,而你将不得不学习它们

为了变成成人中的一员

他们看待不可见的事物既不持久也不全面,

而是严肃地把这个世界的壮丽混乱

保持在他的帽子下,那属于它的地方,

并教小孩子们自己也去这样做。

0

你从震旦回来

让·图莱

你从震旦回来,

乘海船回来,

当鸦片或茶叶的魅惑

安抚着你的情怀。

 

在一座砂金石的官殿里

白昼正在消逝:

中国的公主,美丽无比,

你可曾和她相遇。

 

她穿着黑色长裤,不是比

贝壳里的珠母更白?

让·希加依是否在月明之夜,

前来看望过你?

 

象瓦克华克岛的水仙花一样

他嘤嘤啜泣,

发誓说他缝好一只袋子,

装着他不贞的新娘。

 

然而,不贞,可是象一只野孔雀

在海滨的风中掠过,

在晨曦中熠耀它的毛羽

展翅远远飞去?

0

西罗普郡少年(选二首)

霍思曼
      二十六

在一年以前我的爱和我,
当我们正沿着田野走过,
矮墙边我听见一棵白杨树
孤独地一个在高处自语,
“啊,且吻且走的那是谁家郎?
一个乡下人和他的姑娘,
两口子看上去好日子快到,
时间就安排请他们睡觉,
可是她将以黄土作床,
他睡在另一个情侣的身旁。”

现在果然是在这棵树底
陪着我走着另一个女子,
头上的白杨银白的树叶
传出萧萧如雨声的太息,
他感慨些什么我可听不真,
也许现在是告诉她一人,
只她能听出是明白的预言,
说有一个日子就在眼前,
那时候我将是墓草作被,
她陪另一个男子同睡。

      五十四

为昔日的金玉良朋,
  我心中载满了伤悲,
为多少花颜的女儿,
  为多少矫健的少年.

矫健的少年安卧在
  无从飞越的溪边,
在春花凋谢的田野里,
  沉睡着花颜的女儿。
              周煦良译
0

进军(节雪

拜斯

世界的进程就是这样,对此,我只能说好。--城市的建立。石块和青铜。黎明时荆棘的火焰

裸赤了这些巨大的

绿色的石块,油光光的象教堂的和公共厕所的基石,

而那海上的船员,我们的烟可以飘到他那儿,他看见大地已经根本改变了面貌(从海上即可望见烧草肥田,和山区的引水工程)。

 

于是在清晨在一个神圣的名字的唇音中建立了、安置了这个城市。营地从山上撤消了!而我们这些在那儿在木廊中的人,

在新奇的世界里跣头赤脚,

我们凭什么嘲笑,我们凭什么,处在我们的地位,嘟笑姑娘们和母驴们登岸?

自从黎明以来,关于这些扬帆航行的人有什么可说的呢?————粮食到了!……而那些船只,比天国白孔雀下面的伊利翁更高,越过沙洲,停留

在这死水中,那儿漂浮着一只死驴。(我们必须决定这条茫然的苍白的河流的命运,它的颜色象被压出液汁来的蝗虫的颜色。)

在那边岸上新升起的巨大的喧哗中,铁匠是他们的炉火的主人!鞭子的噼啪声在那些新的街道上卸下成车成车的尚未出世的罪恶。啊,母骡,我们在铜剑的写真下!四颗倔强的、和拳头联结在一起的头颅,构成一个活的花序,衬托着蓝天,庇护所的建者们在树下聚会,探讨他们对选择场地的看法。他们使我懂得了建筑物的意义和目的:正面要装饰,背面要掩藏;红土走廊,黑石门厅,影明水净的地方设置藏书室;阴凉的地方放置药剂师的药品。于是银行家来了,吹嘘着他们的钥匙。而在大街上已经有一个人独自唱歌,他是那些在前额上画上他们的上帝的密码的人们中的一个。(在这个空旷的垃圾区,昆虫的嘈叫声不停地响着)……这不是向你讲述我们和彼岸的人们之间联合的场合;水在羊皮袋里,为港口工程提供骑兵和亲王们的费用是用鱼通货支付的。(一个孩子因猴子死去而悲痛————他有一个很漂亮的姐姐————却给了我们一只放在玫瑰色缎鞋里的鹌鹑。)

 

寂寞!一只巨大的海鸟产下蓝色的卵,而在清晨海湾的树叶间缀满了金色的柠檬!————这是在昨天!鸟儿已飞走了!

明天,节日和喧哗,栽上苹果树的街道,而在清晨,清洁工人运走大片的枯棕榈叶,巨大的翅翼的断片,……明天节日,

码头官员们的选举,郊区的练声,在温和的风暴酝酿期,

黄色的城市,戴着阴影的头盔,窗子上悬挂着女孩子们的裤衩。

 

在第三个朔望日,那些在山顶警戒的人叠起了他们的帐蓬。一个女人的身体在沙地焚烧着。一个男人走向荒漠的门槛————他的父亲的职业是:推销香水瓶子的商人。

0

痛苦的呻吟

巴尔蒙特

我是痛苦的呻吟,是烦闷的嘶吼。

我是落到河底的一块石头。

 

我是隐在水下水草的根茎。

我是小河中睡莲苍白的面容。

 

我是阴阳两界飘渺的幽灵。

我是目光讲述的故事。我是无语的眼睛。

 

我是理想的标志,只有与我和谐

你才会用心灵说:"有一个彼岸世界"。

0